新华记者亲历巴黎巡游骚乱比英足球流氓恶百倍

一场等待了19年的狂欢,转瞬间成为一场丑陋的骚乱。13日,新华社5名记者在巴黎的人权广场本想报道巴黎圣日耳曼队赢得法甲冠军的颁奖仪式并亲眼目睹贝克汉姆高举奖杯的历史时刻,却没想到遭遇一场恐怖的逃生经历。

摄影记者王丽莉在事情过去8小时后,依然惊魂未定,两腿发颤。常年报道英超的她,曾目睹过很多英国球迷的闹事,本来以为臭名昭著的英国足球流氓已是极品,没想到法国的球迷闹起事来要比英国球迷恶劣百倍。

巴黎圣日耳曼队12日晚上赢得联赛冠军,与其他国家联赛在冠军主场颁奖不同,法甲临时决定第二天在巴黎市中心的人权广场颁发奖杯,这里的背景是埃菲尔铁塔。根据网站的提示,颁奖仪式在下午6点半举行。新华社报道世乒赛的5位记者下午4点半就乘地铁到达了广场,现场到处是装备整齐的警察,很多路口都被铁栏杆封闭,转了半条街才领到采访证件。临时搭建的记者看台设在中心的纪念碑下面,正对着颁奖台。

球迷如潮水般涌入广场,到5点多时,广场已被挤得水泄不通,球迷高唱着队歌。这时,有人点起焰火,各种颜色的浓烟不时将广场笼罩起来,远处的铁塔经常在视线中消失。浓烟之下,有一个女孩晕倒过去,被男友扶到记者看台上。焰火越点越多,球迷也越发疯狂,记者看台前的一堆球迷摇晃着三个焰火,如同举行原始部落的祭祀典礼,狂蹦乱跳。

球员乘坐的大巴终于从广场右边驶进来,因为浓烟的笼罩,根本看不到球员的影子,只听见球迷的狂呼乱叫。许多球迷被浓烟熏得接近窒息,被保安安排到记者看台上“避难”,同时很多父母也将孩子送到看台上。因为下面过于拥挤,几名男球迷企图越过栏杆爬到记者看台上,被两名粗壮的黑人保安强行推下。

现场的气氛因为球员的到来愈加疯狂,焰火更多,浓烟四起。站在看台左侧的另一名新华社摄影记者陶希夷看到,有球迷将颁奖台前面的隔离铁栅栏拆开,举起抛向警察。于是,众多全副武装手持防爆盾牌的警察被调动过来。全场的球迷开始涌动,更多的人企图爬上记者看台被阻,个别人将装有啤酒的易拉罐抛向记者,其中一罐擦着笔者的耳边飞到身后一名儿童的身上,吓得小孩目瞪口呆。

时间已近6点半,看台上的保安和警察开始增多,但依然不见球员的身影。站在高高的记者席上感觉到球迷的情绪开始逐渐升温,这时有一球迷开始沿着右侧海洋馆外面的脚手架攀爬,一直爬到楼顶,高举俱乐部队旗,挥动着手势,这一动作如同给即将沸腾的开水加了一把火,全场鼎沸了。更多的球迷效仿他向上爬去,同时也有众多的球迷爬到电视转播车上,很快车顶站满了人群。记者明显感到广场上蕴藏着的气息开始变得恐怖。

更多的人冲向记者看台。“收拾好东西,赶紧走。这里非常危险,你的机器都可能保不住。”一名法新社记者告诉身旁的王丽莉、陶希夷和新华社巴黎分社记者尚栩。现场的记者都感到了情况的危急,大都收拾好机器撤退。而精通法语的尚栩从现场广播里也听到了警告的信息。王丽莉将手里的三台相机装到箱子里,和两名同事在一名保安的掩护中,撤退到安全地带。

记者看台终于失控了,人潮冲毁了仅有几个保安构筑的堤坝。笔者站在左边的角落里,撤退已晚。就在这时,球员亮相了,距原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但浓烟中,记者已很难看到球员的影子,只听见球迷的欢呼,在风吹过烟雾的间隙,依稀可见有球员高举奖杯,而背后的铁塔若隐若现,尽管此时的巴黎是丽日蓝天。

5分钟后,球员在保安和警察的护送中离开,有球迷冲过栅栏跑到颁奖台上欢呼,被保安赶下。眼见球员离去,球迷开始慢慢退却,就在记者就要松一口气时,站在转播车上和脚手架上的球迷不满警察和保安的驱赶,向警察抛掷杂物,很多即将离场的人也回过身来,将手中的物品变成了武器抛向警察。

骚乱开始了,不愿惹事的球迷开始四散奔逃,另一名新华社记者张寒本来已经来到外围,却发现很多路口都被警察堵死,无路可走。

在众多球迷应着现场音乐节奏的踩踏后,看台已显得摇摇欲坠。警察和闹事的上百名球迷开始拉锯,球迷将石块、铁栅栏和燃烧的焰火投向警察。笔者赶紧逃下记者看台,就在转身时,一块杂物击中脖颈,顾不上疼痛,跑下看台与几名同事会合。尚栩看到笔者的同时,也看到一枚催泪瓦斯冒着烟落在脚下,几个人顿时眼泪直流,后面闹事的球迷也开始慌不择路,纷纷跳过眼前高达一米多的绿化带,躲避警察的还击。我们4名记者一起连滚带爬向外围奔去。沿途多个路口都有警察与球迷的暴力对抗,眼见球迷将路边的水泥块捡起来,摔成碎片向警察投去。

最先逃离广场的张寒在香榭丽舍大道附近也“尝到”了催泪瓦斯的滋味,可是她不知道,就在她离开不久,很多蒙面人沿途已开始打砸抢。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在离开广场并坐上前来接应的巴黎分社副社长应强的车安全离开时,已经有附近居民的汽车被点燃,还有一辆旅行大巴被抢。

其实这些巴黎闹事的球迷也不知道,同一天,海峡对岸的曼彻斯特,同样赢得联赛冠军的曼联也坐着敞篷大巴庆祝胜利,那是一场真正的球迷的狂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