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冰坚称不后悔:就是刷盘子也不跟张尚武一样

近日,奥运冠军陈一冰的一组微博引起关注。陈一冰因伤缺席本届全运会,却因此遭天津体操队冷遇。就此有评论称——当年张尚武的痛,现在陈一冰该懂了,后悔当年说的吗?……对此,陈一冰借本报回应称,对于当年评论张尚武的话,永远不后悔;对于吐槽天津队的做法,也不后悔。

>>>

在本届全运会体操馆的看台上,奥运冠军、中国体操国家队前队长陈一冰,穿着天津队的领奖服为队友,也为国家队小伙伴们加着油。

而在网络世界,陈一冰却因为一组微博吐槽,迅速成为了口水风暴的焦点。对此吐槽所引发的尖锐评议,华西都市报记者独家采访了陈一冰,这位当事人亦回应称“不后悔”。

事件还原 微博发声因伤而遭天津队冷遇

作为中国体操队前队长,天津籍的奥运冠军陈一冰有着“吊环王”的美誉。去年伦敦奥运会,在他最拿手的吊环项目上,发挥完美的他却只拿到了银牌,当时,他的眼泪和大度让人感动不已。

由于伤病恢复原因,陈一冰没有代表天津出战本届全运会,但这位天津体操的招牌人物还是来到了沈阳以及大连,没想到,却遭遇了种种冷遇。9月1日他发了一条微博,“因为伤病所以没有代表天津体操队参加这届全运会,但没有运动员身份的我,不管曾经获得过什么样的成绩,但现实就是现实。自从说参加不了全运会了,天津体操队就没有任何人跟我联系过了……现在没有任何证件,估计去体操馆又像上半年一样会被拒之门外吧?呵呵。”随后他还爆料,上半年天津队进入预赛后,庆功吃饭“唯独没有带我……我真的非常伤心,我哪里错了?不知道我是不是天津体操队的人?因为没有比预赛所以就不是天津体操队的一员了?我个人觉得我曾为天津体操队做出过贡献。”随后陈一冰在微博透露,自己观看天津队的体操比赛门票,都是自己掏钱买的,在全运村的吃饭,基本都靠“刷面卡”混饭吃。

围观发酵 媒体评论陈一冰该懂张尚武的痛

陈一冰这些吐槽微博,很快就被数千网友围观转发,经过网络发酵,香港媒体发表评论称,如今陈一冰应该懂了张尚武的痛,因为陈一冰也感受到了退役后,不被重视的各种冷遇——两年前体操名将张尚武退役生活无保障,不得不街头卖艺,陈一冰曾炮轰队友:“为人懒散忘恩负义,不值得我们同情”,当时张尚武回了一句“总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

拥有奥运冠军的光环,陈一冰当然不会落魄到街头,但被抛弃、被冷落、被孤立的感觉,此时陈一冰应该深有体悟,他也许会后悔曾经说张尚武的那番话,他也许终于理解了张尚武内心的痛楚。

发声回应 与天津队有误会,但“毕竟不是深仇大恨”

说张尚武的话,永不后悔

接到本报记者的电话,陈一冰并不知道香港媒体对此事的评论,听说后,他沉默了15秒。“我觉得两个人完全没有可比性,你不能拿一个自己都放弃自己的人来比吧。”当年,陈一冰曾发了数条微博炮轰张尚武,如今,陈一冰亦坚定称,“我说他的话永远都不后悔。”他表示,作为看着张尚武一路经历的身边人,他不认同的是张尚武的品德,“我们太了解他了,人品很重要,帮一个人要看他的品格品行。我觉得我如果有一天活不下去了,宁愿自己去刷碗刷盘子,也不会去偷去抢,这是人格的问题。”

陈一冰认为,自己当年说的和这一次在微博吐槽天津队,都是对事不对人。“如果说张尚武没练出来,一直没有成绩退役了没人管,我觉得,作为一个体操人我会第一个站出来帮他。但他曾经拿过成绩、拿过奖金,包括陈光标后来帮助他,但那么快就花完了,现在又在卖艺,这些大家是不是需要考虑一下?”

吐槽天津队也不会后悔

发了那么多条感喟“人走茶凉”的微博后,陈一冰透露,天津队目前还没有与他完整地沟通过,“大家现在都在忙全运会,估计全运会结束后,大家会坐下来好好谈谈。”而说到自己吐槽的初衷,陈一冰是感到有一些委屈,“我不想大家误会我,不想参加全运会,不想在关键时刻为天津出力,不想让大家误会我。但是这个误会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没有人去关心我为什么不比,这里面有很多东西,只是说我参加商业活动,所以到了后面我根本就不说话了。”

对于这个误会,陈一冰希望可以消除,“毕竟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我吃的喝的,都是国家掏钱,也是天津体育局培养的我,国家培养的我,这是永远都不可否认的,没有国家和天津的培养,我什么都不是,当然我也不会否认自己的努力。”

未来,不会顶着奥运光环过一辈子

无论是香港的媒体,还是一部分网友,他们认为,陈一冰的吐槽有些“小题大做”,是他依旧还活在奥运冠军的光环里。而陈一冰对于退役、对于光环,有自己的解读,“你不能顶着奥运冠军的光环活一辈子,你必须继续升级,继续努力学习。奥运冠军只是我在体操事业上的一个顶峰,在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做。”

作为一个准退役运动员,他对于运动员退役的话题,有自己的看法,“我佩服那些努力的运动员,取得了成绩但没有得到好的位置,我觉得这些是应该去关注,相关政策也需要去完善。”

陈一冰透露,自己未来的规划,不会离开体育圈,“应该是继续推动大众体育或者拓展全民健身,做一些公益。”此外,他还将在北师大读博士。

“我的生存肯定不是问题,我走到哪儿去不会没人要,这点自信还是有,我就是对事不对人,对于一些事的做法不太满意,才说了那些。”

华西都市报记者 陈甘露 沈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