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田径定了个“小目标”

力争在奖牌数和金牌数等方面全面超越里约奥运会

中国田径定了个“小目标”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袁浩

  距离2020年东京奥运会不到两年之际,中国田径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11月26日,在2018全国田径工作会议上,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表示,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中国田径力争在奖牌数和金牌数等方面全面超越里约奥运会。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田径队参加了48个小项中的23个,最终获得了2金2银2铜。在金牌榜上,中国田径队位列美国队、牙买加队、肯尼亚队之后位居第4。中国田径队创造了参加近4届奥运会以来的最好成绩。要在东京奥运会上超越里约的成绩,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田晓君给出了更为细致的目标——在参赛人数、参赛项目、奖牌数和金牌数上全面超越里约奥运会。

  田径作为基础大项,在奥运会中有48枚金牌,是金牌第一大户。里约奥运会上,中国田径获得了两枚金牌,占总金牌数的4.1%;而美国获得了13枚金牌,占总金牌数的27%。在金牌贡献率方面,中国体育代表团中田径的金牌贡献率为7.7%,而美国高达约28.3%。“田径落后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决不能满足于现有成绩。”田晓君在会上表示。

  从近4届奥运会来分析,中国田径的确在里约取得了突破。2004年雅典奥运会时,刘翔一飞冲天,中国田径获得了两枚金牌。2008年北京奥运会,刘翔因伤退赛,中国田径整体表现不佳,仅收获两枚铜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田径有所复苏,获得1金5铜。到了里约奥运会,中国田径在金牌数和奖牌数上都有所突破。

  不过,从获奖项目来看,中国田径的优势项目仍然集中在竞走、女子投掷和男子跳远项目上。里约奥运会上,中国竞走贡献了2金1银1铜,占据了中国田径金牌和奖牌数的大部分。此外,老将张文秀在女子链球上获得一枚银牌,董斌在男子三级跳上获得一枚铜牌。整体而言,中国田径的优势项目不多。田晓君表示:“我们不能仅仅依靠几个优势项目包打天下,必须高点定位,强化担当,聚精会神抓备战,想方设法谋突破。”基于此,中国田径提出了要在东京奥运会全面超越里约的目标。

  实事求是地讲,要想完成这个“小目标”并非易事。里约奥运会之后,老将刘虹、王镇淡出赛场,虽然小将杨家玉开始在女子20公里竞走上崭露头角,但中国竞走整体实力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面临日本竞走的崛起,以及俄罗斯等竞走强国的冲击,中国田径最具夺金希望的项目不容乐观。

  此外,女子铅球、女子链球、男子跳远、男子撑杆跳、男子4×100米接力被视为中国田径争夺奖牌甚至金牌的重点项目。在这些项目中,巩立姣在女子铅球上具备夺金实力。男子跳远虽然已经形成了王嘉男、高兴龙、黄常州3人组成的集团优势,但他们目前还没有绝对夺金实力。而男子4×100米接力在张培萌退役后整体实力有所下滑,要想重现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上夺银的壮举,难度很大。

  虽然存在不小的挑战,但田晓君表示,中国田径将继续深化项目改革,创新训练理念,创新队伍管理模式,形成内外教良性竞争格局;坚定不移地走科技助力、科学备战的路子;借助国际赛事高平台,稳步提升竞技实力。